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亚洲城湘东 >> 媒体关注 >> 详细内容

这群可爱的人

[  发布者:xdqxcb  |  来源:2019-07-19亚洲城日报  |  时间: 2019年08月08日  |     ]
 
□ 贺贞喜
一轮骄阳下,萍水河静静流淌,水面被风吹皱,泛起一层层粼粼的波光,直叫人睁不开眼睛。两旁河堤上的爬山虎比前些日子更加茂盛了,像是在庆祝劫后余生。桥面上车流不息,交通灯镇定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从满目疮痍到焕然一新,不过六七天,但人们不会忘记,那一切历历在目。
那是从7月8日开始的,持续强降雨造成萍水河水位快速上升。湘东区位于萍水河的下游,与流往湖南境内的檀梓河交汇在老关镇仁村。人们见怪不怪,汛期涨水,那不是每年都有的吗?反正怎么涨也不会没过河堤。孩子们听说涨水了,还想看个热闹。下午两点左右,村干部收到消息就开始通知大家要做好防汛准备,但是村民们半信半疑。村里的老人说,再大的洪水也只会淹了他家的田,淹不了他家的屋。老人说的话,谁能不信呢?不过,有一群年轻人带着不服气的心态决定要熬夜守洪水,洪水不来最好,要是真的来了他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就这样,他们带着啤酒守在小桥边,雨几乎停了,他们边喝边聊,直到深夜。十二点,水涨上来了,湍急的水流夹杂着一些上游冲下来的杂物,眼看着水位飞快上升,即将没过小桥。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反应过来之后就迅速分头跑开,大声呼喊着:“涨水了——”
凌晨一点,湘东镇团委的谌炎正在黄花村与一帮年轻的党员干部展开救援行动。庆幸的是,白天他们挨家挨户做沿河村民的思想工作已经提前转移了100多人。但洪水的凶猛程度还是超出了预期,起先他们还能走家入户劝说村民赶紧撤离,帮助村民转移贵重物品。可是当水位越过河堤之后,许多人被困于家中,无法正常撤离。村委及时请求消防部门支援,紧急转移被困村民。谌炎毕竟是一个没有太多经历的小伙子,当时的场景令他产生了瞬间的迷茫。临时安置点没水没电,交通、通讯都中断了,300多名受灾群众饥寒交迫。
凌晨3点,麻山镇已经成了一片汪洋。雨本来小了些,但突然间又是瓢泼一般。几盏应急灯在黑暗中晃动着,白得刺眼,有人在黑暗处呼救,应急灯寻声而去。张安萍是麻山派出所的社区民警,虽然他们做好了防汛准备,但这次的灾情严重程度让人猝不及防。他带领民警与村干部、消防员一起组成救援队,在黑暗中开展救援行动。由于洪流太急,过于危险,张安萍将安全绳索绑在身上,带头拉绳搭桥,一步步走向被洪水围困的民房。水已经没过了腰,而且水位还在上升,张安萍心急如焚,这样一户户地救援,来得及吗?
萍乡市城区也出现内涝、房屋被淹、人员被困的情况。刚刚从亚洲城司法警官职业学院毕业的廖屹杰是一名阳光救援队的志愿者,接到救援命令后,他和队员们一起参与救援。受灾区域大多临近河流、路况复杂,河水上涨后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河。在救援过程中,廖屹杰用手划水,也不知道一手挥到了什么东西,痛得无力,加上过度疲惫一头栽下去被洪水带走,万幸,被后面的公安干警看见,将他拉上了岸。队友担心他,问他要不要回去休息,廖屹杰摇头,他的水性好,必须留下。
老关镇仁村,水已经没过了农田,没过了小桥,没过了村民们的家门。而村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一群年轻人带着酒气干劲十足扛着家具和电器往地势高的地方运去。他们把整个村组的人都闹醒了,却像蚂蚁搬家一样有条不紊地抢救着物资。李阿姨的家地势较低,她自己受伤了不能下水,还带着两个孩子,眼看着家里进水,差点急哭了。幸亏几个年轻人及时赶到,帮她把冰箱、洗衣机等电器都搬到二楼,忙活了半小时又急匆匆地跑去别人家帮忙。李阿姨喊他们吃东西,他们说,极忙呢,不得空!李阿姨后来跟人说,她前面害怕的时候没哭,后面看着几个小伙子筋疲力尽的样子倒是忍不住哭了。
黄花村的临时安置点,谌炎于半睡半醒之间望见天亮了,但乌云没有散去,雨势也不见小。饥肠辘辘,口干舌燥,他跟同事开玩笑说好想点个外卖啊。两人还真的打开了外卖App仔细琢磨回家以后要吃什么。外面传来一点声响,谌炎探头看,只见三三两两的村民扛着、抱着大大小小的东西过来了。大至棉被、凉席、衣物,小至泡面、牛奶、包子,一下就让安置点里的群众都活络起来。那些都是家里地势较高没有受灾的村民,把家里的食物都搜罗了一遍送了过来,还临时搭起了土灶,烧柴火、煮面、煮饺子。谌炎说,这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外送”了,这辈子都会铭记在心。
拂晓时分,张安萍从头到脚湿漉漉的,坐在岸上休息,他因为过度劳累而头晕脑胀。麻山镇的灾情现在看起来更加严重,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喉咙沙哑得说不出话来。背着光,一群剪影映入他的眼帘,他定了定神才看清楚,是区里的青年志愿者。那些年轻的孩子们充满了活力与朝气,那个瞬间,他脑子里蹦出一句话来,是毛主席说过的:“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竟然在此刻,对这句话的理解如此清晰而生动。张安萍站起来,指挥新加入的志愿者们参与救援行动。
7月9日接近中午,廖屹杰已经连续救援14小时了。他从严重内涝的青坪村走出来,小心翼翼捧着一个婴儿。原本他是要去救一名从上游飘向青坪村的居民,在一米多深的水中苦苦搜寻无果,只好先救援其他的被困群众。将柔软的小婴儿交还给其家人后,廖屹杰虚弱而疲惫地靠着电线杆坐下,这时却听说那个居民有可能被洪水冲走了。一瞬间,筋疲力尽的他被无力感包裹着,失声痛哭起来,眼泪汹涌如洪水倾泻而出。后来得知当天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廖屹杰才停止自责,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而他痛哭的画面悄无声息间传遍了全国,感动了全国。
直到7月9日晚间,洪水退去,尘埃落定。张安萍所在救援队一共转移被困群众300余名,无一伤亡。整个萍乡市至此为止也没有人因洪灾而亡故。抢险救灾之后,所有人又风风火火地投入灾后重建工作。但是三天后,新一轮强降雨到来,张安萍通宵达旦巡查灾情,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布汛情,一如既往尽职尽责。谁也不会料到,浑身湿透的张安萍在整理抢险装备过程中,因触电而不幸殉职,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刻。
7月16日上午,一场追悼会,像一个休止符,为这次百年一遇的洪灾画上了句号。而张安萍,只是救援人员中的一分子。人们感慨于这个时代的效率是如此之高,是因为背后有无数的党员干部、公安干警、消防救援队员、志愿者以及热血青年们在倾尽力量,而他们身上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也是时代的馈赠与反哺,让他们不断超越自我、蜕变成长,成为这个时代可爱的人。 

  图片